2028年,我們將如何工作

作 者:孟?;? 來 源:三思派發表日期:2019-09-26

  工作環境不斷變化,工作安排越來越具備靈活性,人類的才能和能力也得到了增強……

  國際知名智庫Gartner的文章《How We Will Work in 2028》中的六個前瞻工作未來的觀點,側重于未來的工作關系和工作場景的暢想,對于如何引導人工智能發展、如何處理智能時代的就業關系,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智能軟件和人工智能驅動的機器人將在2028年加入人類的行列,成為人類的工作伙伴。在不久的未來,商業、社會、智能、數據將重疊匯聚在一起,人們在數字業務中的時空觀將發生顛覆性改變。比爾·蓋茨說過:“我們總是高估未來兩年將會發生的變化。并低估了未來10年將發生的變化。不要讓自己陷入無所作為的狀態。”

  我們今后將如何工作?到2028年,我們的工作環境將不斷發生變化,工作安排將越來越具備靈活性,工作仍將圍繞著人類展開,人工智能增強了人類的才能和能力,大多數工作的數字化部分得到巨大提升。社會發展、數字商業、消費者行為和新興技術將交叉融合演繹出六個方面的工作場景。

  一

  2028年,部分中層管理人員將不復存在

  工作理念和算法將減少多數組織所需的中層管理人員,甚至在一些特定的工作中完全淘汰。未來的工作中的主體角色將處于動態調整之中,算法驅動技能組合,工作伙伴之間的信任關系將與算法主導的管理流程融合在一起,以減少對中層管理人員的需求。因此,剩余的中層管理人員的控制范圍也將會縮小。

  到2028年,我們的工作將成為一個經過驗證的模式,協調人才和專業知識,成為事實上的算法運作模式,利用內部和外部人才。我們在2028年的工作與2018年的團隊有何不同?差別在于規模和成熟度: 2018年,團隊以松散的人員組織形式組成,以特殊的方式或按固定不變的結構聚集在一起。在這些情況下,團隊合作更多地被認為是實現某種特定的功能。2028年,業務目標的復雜性和規模變大,需要更寬口徑協調跨組織邊界、智力和專業知識。工作將采取大團隊合作算法的理念,消除了偶然性,并將大團隊人力轉化為卓越的智力源泉。

  二

  2028年,技能的提升和員工的數字靈活性將突破傳統限制條件

  各種機構將使用機器人來執行職業發展、薪酬、福利、績效等管理任務,過去幾年,對數字技能的需求增長了60%。員工面臨不斷提升數字靈活性的挑戰,以跟上時代不斷發展的步伐。人工智能技術的迅速普及將不斷提升人們對數字能力的升級需求,壯大自身對復雜問題的解決技能。

  非常規工作在工作中的比例大幅增加,需要跨越未知領域、新的活動和前所未有的挑戰。對于非常規工作,你的工作是每天都來搞清楚你的工作是什么以及如何去做。它沒有劇本也沒有先例——但很明顯,這將需要廣泛的數據素養、算法思維和廣泛的實時協作能力。

  與正規的傳統課堂培訓相比,員工更喜歡即時學習,如短視頻或文本解釋和在線自學課程。任務導向的超短期學習成為教育和再教育的突出特征。

  三

  2028年,工作選擇會模糊界限、業務和伙伴

  建立在龐大網絡和生態系統基礎上的數字商務將增加全球范圍內各社區和企業之間的工作分配。到2028年,基于動態需求拉動的工作機會,將占據非常重要的位置,這種模式將控制社會的工作方向和內容,并對工作環境和合作者產生重要影響,超過一半人將把至少80%的時間花在遠程辦公上。工作將不受任何限制地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以個性化形式出現。隨著工作跨越國界,安全失衡將浮出水面,各種偏好的拼湊、工作選項的全球化定制,對于失業的恐慌將會出現。

  2019年,《財富》雜志對全球的調查發現,95%的受訪者認為,在不同的市場上尋找人才是他們的首要任務,可以跨語言、跨國界和跨文化與團隊成員一起工作和交談,使用虛擬人物、語言軟件、會話界面和實時方言翻譯來翻譯和口譯。自由職業者將會增多,許多人將成為“微任務人員”,通過人才和市場平臺完成小而具體的任務,類似于今天的亞馬遜“機械土耳其人”或“任務兔”。一個新出現的趨勢是建立工作艙——從一個組織轉到另一個組織的工人群體。

  到2028年,大多數人將會對周圍的每個人和每件事進行評級打分,將對伙伴或同事的信任、能力和道德行為進行評級,就像人們對購買平臺上的買家和賣家進行評級一樣。在一個人們可能互不了解的系統中,評級將作為信任和能力的代理。

  四

  2028年,智能機器將是我們的同事

  智能機器將變得更加智能,更加無處不在,不僅可以完成以前為人類保留的事情, 還可以做以前認為機器不可能做的事情。到2028年,我們將超越純粹的自動化。員工將把任務分配給智能機器、軟件、應用程序,以取得更大的成就,這實際上是創造了工人自己的虛擬對應物。到2028年,極端的數字靈活性將成為我們工作的方式。個人需要擅長于擬合綜合動態的觀點,創建場景以及巧妙地將技術應用于新的場景挑戰,在團隊和項目中使用人工智能,而無需等待企業和機構來召喚和支配。人工智能和個人技術的獨創性將擴展專業知識、技能和性能。在數字技術的推動下,員工工作團隊共享人工智能工具箱。

  到2028年,“機器人資源”部門將開始與“人力資源”部門競爭。

  五

  目標和激情將成為努力奮斗的目標,而不僅僅是金錢

  到2028年,在在線社交網絡中的聯系和關系——將點燃人們的工作激情和熱情,鼓勵為社會創新和公平做出貢獻。到2028年,人們將審慎地塑造和改變自己的職業生涯,朝著一個有意義的方向發展。工作的影響力和價值將與公民的使命、目標和激情緊密相連。由于個人技術工具包觸手可及,人們更積極地去解決那些不能等待的社會挑戰。企業和機構不僅通過金錢,通過為人們提供一個有社會意義的影響的機會,使工作者變得更有社會群體吸引力。

  六

  工作的壓力和生活的挑戰會暴露矛盾

  到2028年,許多人將獨立工作或在邊遠地區工作,同時將面臨一個兩難境地:人們為了提高技能并接受更大的任務組合,并將承擔更多的工作,以至于會感覺自己在全天候地工作。技術將支撐人們的生物節律、營養需求和運動需求,并幫助人們確定優先級。

  工作與生活的平衡方程式不再那么簡單。人們按照建立在自主、一致和信任的基礎,重新調整工作安排,創造更公平的環境。那些為了網球、遛狗、足球和孩子們而推卸工作義務的人,在工作和生活鐘擺擺動時,將面臨相反的壓力。與其努力減少工作對非工作生活的影響,不如確保這些不打斷我們的工作承諾。

  當技術縮小地理上分離的工作的員工之間的鴻溝時,它會在在人際關系和文化方面產生裂縫。工作的智能化聯系和個性化分配意味著許多人將無法有效利用數百年來形成的緊張的社會關系。雇主無法影響員工的生活領域,并發布清教徒式的指令。健康、鍛煉、健身和體重將成為人們價值、承諾和資格的代名詞。

  在就業方面,人工智能檢測到的員工的數字聲譽和每個人的數字社交圈將成為就業的先決條件。個人資料、習慣和生活喜歡將受到市場、公司、機構的智能審查,尤其是當公民把自己定位為候選人或競標工作時,其隱私成為潛在的侵犯對象。

?

重要提示

1、報名前,應認真閱讀中國人民大學網絡教育入學指南,充分了解我校網絡教育的辦學模式,并愿意遵守學校的各項規定和要求,努力完成學業。
2、報名表一經確認,將隨成績等進入學生檔案,你需要對本報名表所填寫內容的真實性負責。
3、如同時報讀學歷教育和非學歷教育,須分別填寫學歷教育報名表和非學歷教育報名表。

庆南fc队徽 非學歷教育報名